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 實事求是 破除“西方模式迷戀”

 
 
打印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正以奇跡般的速度迅速崛起。96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浸透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深厚養分,承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巨大成就。當前,中國正以建設性的姿態與世界對話,而世界也希望了解一個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有本事做好中國的事情,還沒有本事講好中國的故事?我們應該有這個信心!”中國故事怎么講?在大型思想政論節目《這就是中國》中,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通過演講的方式為觀眾答疑釋惑,解讀中國崛起,破除“西方模式迷戀”,展現中國自信。本期欄目將與讀者一起進入張維為的“攻辯現場”,體驗一場別開生面的觀點交鋒。

  西方話語: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代表了人類歷史的最高階段,歷史發展到西方政治制度已經是個終結,在此之后再無更好的制度。在這個意義上,歷史終結了。

  張維為:中國的哲學觀認為社會發展從來都是多元復合的,各種發展模式從來都是百花競放的,他們可以互相競爭,也可以互相借鑒,甚至你追我趕,超越對方。

  “歷史終結論”的哲學觀是社會單線演化的哲學觀,它把世界看成是一個簡單地由落后向先進的單向度演變的進程,而西方模式又被認為是代表了人類最先進的成就;而中國的哲學觀則認為社會發展從來都是多元復合的,各種發展模式從來都是百花競放的,他們可以互相競爭,也可以互相借鑒,甚至你追我趕,超越對方,整個人類歷史就是這樣一路演變和發展過來的,只要人類存在,這種不斷變化的動態歷史進程便不會終結。

  西方話語:西方文明是優越的,整個世界都要朝著西方模式走。

  張維為:我們尊重西方,但絕不迷信西方。中國人對世界的研究表明,照搬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國家大都以失望、失敗乃至絕望而告終。

  在現代化的進程中,中國從西方借鑒了很多有益的經驗,推動了自己全方位的進步,但中國在借鑒西方經驗的時候,以我為主,絕不盲從,借鑒是有選擇的借鑒,絕不照搬。

  中國以西方不認可的模式迅速崛起了,我們大踏步地邁向世界經濟和政治舞臺的中央。今天的我們可以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自信、更加客觀、也更加實事求是地來看待這一切,來審視所謂的西方中心論,指出它的問題所在和它的不實之處。西方之所以對中國產生如此多的誤判,除了有意識形態的偏見之外,還有西方哲學社會科學本身存在的許多深層次缺陷。中國已經崛起到今天這個程度,我們完全可以以中國人的眼光和話語來觀察和評述自己的國家及外部世界,而無需用西方學者的話語作為佐證。中國學者甚至可以通過自己原創性的研究,提出能夠影響中國和世界的觀點和理論。

  我們尊重西方,但絕不迷信西方,絕不迷信西方的智庫,絕不迷信西方創立的各種指標體系。我們堅持實事求是,堅持原創性的研究,絕不人云亦云,西方的東西只能是參考,永遠只能是參考。

  西方話語:中國沒有多黨競爭選舉,就沒有政權的合法性。

  張維為:中國的執政黨不是代表不同利益集團相互競爭的西方政黨,而是一個“整體利益黨”。

  中國超大型的人口規模、超廣闊的疆域國土、超悠久的歷史傳統、超深厚的文化積淀,意味著中國政治形態也是獨特的,因為治理這樣的“文明型國家”只能以自己的理念和方法為主。在漫長的歷史中,中國人也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政治文化觀。中國人目光比較遠大,思維方式更注重整體效果。中國人歷來把國家長治久安、國運昌盛放在一個極為突出的地位。

  中國今天的政黨也不是西方意義上的政黨。西方的政黨理論就是一個社會是由不同的利益團體組成的,每個利益團體要有自己的代表,也就是一部分利益的代表。所以西方政黨是公開的部分利益黨,然后不同利益黨通過競選,搞票決制,你得51%的選票,我得49%的選票,你就贏了,我就輸了。理論上,一個多元的社會,在遵守法治的前提下,通過票決制,先是分,然后走向合。如果有爭議,最高法院裁決,大家一定要同意的,這是西方制度基本運作的方法。

  中國的執政黨不是代表不同利益集團相互競爭的西方政黨,而是一個“整體利益黨”,是代表全體人民利益的黨。“文明型國家”的最大特點是“百國之和”,也就是說,在自己漫長的歷史中,成百上千個國家慢慢整合起來,這樣的國家自然有自己獨特的政治傳統。治理這樣一個“百國之和”的國家,歷史上我們的傳統就是統一的執政集團。這種國家如果采用西方多黨競爭制度,極易陷入黨爭而四分五裂。辛亥革命時期中國建立了三權分立的憲政制度,但是整個國家迅速四分五裂,天下大亂,這個深刻的歷史教訓我們必須永遠記取。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對于中國來說,改旗易幟是一條邪路。

  西方話語:中國對外的經濟合作或者援助是一種經濟侵略和輸出債務陷阱。

  張維為:反駁西方的說辭,一個很有力的方法,就是看第三世界國家領導人,特別是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領導人的講話。

  BBC采訪博茨瓦納總統,那位總統講得蠻感人。他很坦率地講,中國給予他的一種尊嚴,是他在西方感受不到的。這是一種平等感。我們的援助項目,會跟他們商量具體的做法,不附加政治條件。

  西方話語:中國沒有民主或不敢談民主。

  張維為:在實質民主方面,中國做得更好,好很多。

  民主可以分為程序民主和實質民主。程序民主比較容易理解,中美兩國都有改進空間。實質民主指的是民主所要實現的目標,它應該是良政善治,是解決人民最關切的問題,是提高人民的福祉和尊嚴。如果比較中美兩國的民主制度,我可以說,在實質民主方面,中國做得更好,好很多。

  我們可以比較一下中美兩國的實質民主,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討論的事情就是老百姓真正關心的事情。在今天這個信息技術和大數據時代,要了解老百姓關心什么問題并不困難,中國通過大量調查研究,包括許多民調,來了解民眾最關心的問題,然后人大就討論這些問題,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過去十年里,中國的人大密集討論過“三農”問題,義務教育問題,醫療改革問題,養老問題,環境問題,等等。這都是民眾真正關心的問題,然后提出各種對策,這就叫實質民主,美國能做到嗎?都21世紀了,美國國會討論的議題大都還是通過利益集團和游說組織來設置的。中國這些年進步快,美國退步也快,與實質民主的質量有關。你可以看一看2013年皮尤中心所做的民調,85%的中國人對國家的發展方向表示滿意,美國是31%,英國是25%,我想它反映出來的就是實質民主質量上的差別。

  淮南的橘樹,移植到淮河以北就變為枳樹,兩者果實形狀相似卻味道不同,這取決于土的品質。而建設中國民主制度的“土壤”,就是政治結構、經濟結構、社會結構,不盲從西方式民主走中國道路,基于中國國情的“民主之花”才能璀璨綻放。

  西方話語:中國崛起后可能會成為下一個世界霸主。

  張維為:有別于西方崛起的“血與火”式殖民掠奪,中國崛起的最大特點是和平。中國覺得完全可以合作共贏,或者叫雙贏、多贏。

  中國是個五千年文明的國家,在歷史上多數的時間內,中國是領先西方的。15世紀上半葉,明朝鄭和下西洋的時候,比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要早80多年,他那個主力艦的排水量要比哥倫布的大100倍,這是工業能力,我們遠遠領先。在那個時候我們也沒有像西方那樣搞殖民,搞侵略,所以中國的文化基因是不一樣的,中國人真是一種崇尚和平的文化。這個問題,美國人的邏輯就是你贏我輸,或者我贏你輸。中國覺得完全可以合作共贏,或者叫雙贏、多贏。

  有別于西方崛起的“血與火”式殖民掠奪,中國崛起的最大特點是和平,也因此更為不易。我們都懂得“第一桶金”的概念。現代化始于工業化,工業化就需要第一桶金、第一筆財富、資本積累、原始資本。西方國家無疑是通過血液、戰爭、殖民來獲得,只有中國沒有對外發動侵略戰爭,沒有掠奪別人,沒有去傾銷自己的產品,而是靠自己的勤勞、智慧、勇氣,甚至犧牲,實現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一個超大規模國家的和平的崛起,應該說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奇跡。

  中國為什么能夠在這樣的條件下實現和平崛起呢?我想跟大家簡單探討一下這其中的幾個原因。首先是中國今天的制度優勢。新中國前三十年社會主義建設所奠定的基礎,包括政治制度的確立,這些為中國和平崛起創造了必要的初始條件。第二個原因我覺得是時代定位。每到一個歷史轉折點,我們都要對自己所處的時代大勢做一個總體判斷。上世紀80年代初,我們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將過去的時代判斷從“戰爭與革命”調整到“和平與發展”。第三個原因是合作共贏。中國不以意識形態劃線,走和平發展與合作共贏的道路,推動全方位的對外開放。第四點是內涵增長。中國通過內部改革,通過政治、經濟、社會改革,不斷地解放生產力,不斷尋找解決各種難點和矛盾的方法。第五點,我覺得是跨越式發展。由于歷史原因,中國錯過了第一次工業革命,也錯過了第二次工業革命。我們改革開放的40年,就是奮發“補課”的40年。第六點是安全保障。中國和平崛起的保障來自于我們強大的國防,來自于意識形態安全,來自于“總體安全觀”。最后一點是中國人的文化基因等等。(記者 王雅婧 見習記者 左翰嫡)




下一條:手握公權 須盡公責
上一條: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動力源泉
mg幸运双星赢30万